风险提示: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
2022-06-23 14:39

萨尔瓦多比特币实验一周年:火山里喷涌的BTC,是财富还是灾难?

作者:麟奇,链捕手

编辑:Demian,链捕手

萨尔瓦多一直是货币实验的舞台。2001年,美元成为该国唯一的法定货币。2021年6月9日,萨尔瓦多国会正式投票通过比特币法案,成为世界上首个宣布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一时轰动了整个加密行业乃至传统金融行业。

现在距离萨尔瓦多国会通过比特币法案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期间该国曾提出建设比特币城、利用火山地热能源挖比特币、发行10亿美元比特币债券等一系列计划。这一年,萨尔瓦多针对比特币的一系列计划的实际情况如何?比特币对这个国家又产生了哪些影响?

自上而下的政策

这场国家级的虚拟货币实验,是在2021年6月拉开序幕的。彼时,萨尔瓦多国会以62票赞成、22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使比特币成为该国法定货币”的法案。年仅39岁的萨尔瓦多总统向国会指出:“这项法律的目的是将比特币规定为不受限制的法定货币,赋予比特币在任何交易中的自由权力和不受限制的控制权,并使任何所有权归公共或私人、自然人或法人所有。”同年9月7日,萨尔瓦多总统签署该法案,比特币正式与美元一样,成为该国的法定货币。这也是比特币第一次成为一个国家的法定货币。

宣布推行这一政策的总统Nayib Bukele与他推行的比特币一样,都属于这个世界的年轻力量。Nayib Bukele于2019年6月1日宣誓就职,任期5年。他是目前拉丁美洲最年轻的国家元首,此前他只担任过新库斯卡特兰(2012年)和圣萨尔瓦多(2015年)的市长。他的政党,民族团结大联盟,也主要由年轻人组成。

而萨尔瓦多会成为第一个将比特币合法化的国家,亦与其特殊国情有关。该国地处中美洲,国民长期以来依赖侨汇,经济体系出现了“美元化”的现象。而从2001年1月1日起萨尔瓦多央行就已不再发行科朗(原萨尔瓦多本国货币)。这实际上意味着萨尔瓦多官方已默认美元作为法定货币的地位。至此萨尔瓦多不再有自己独立的货币体系。从那时起美国政府的财政决策和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就开始对萨尔瓦多国内经济产生深刻的影响。自2001年实行美元化以来萨尔瓦多就开始债务高筑、生活费用飞涨。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子衡撰文指出,新冠危机以来,美联储及美国财政部宽松货币政策下,萨尔瓦多等国遭受“货币侵蚀”严重,将比特币法定化是一个现实策略的安排,目的在于“去美元化”。

将比特币合法化,至少在构想中,能给该国带来两点好处。一方面,每年萨尔瓦多侨民会从国外往家乡汇款超过40亿美元,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国际转账手续费较高,且耗时较长。如果使用比特币,就可以有效降低汇费,每年节省出4亿美元的交易费用。另一方面,萨尔瓦多约70%的人口没有银行账户,这意味着他们没有定期银行账户或无法使用典型的银行服务。如果使用比特币钱包,将是许多萨尔瓦多人第一次遇到像储蓄账户一样拥有银行服务的能力。

萨尔瓦多对比特币早有兴趣。法案通过之前,该国国会就批准了一只1.5亿美元的比特币信托基金,用以支持比特币对美元的兑换,其资金将由财政部支出,并由萨尔瓦多国家开发银行管理。此外,该政府还在全国布局200台比特币ATM机,方便民众兑换美元和比特币。

此外,为了辅助比特币的应用,萨尔瓦多与AlphaPoint联合推出了一款移动端加密钱包——Chivo。AlphaPoint为这款应用提供了前端与后端的基础设施服务,并且整合了闪电网络,以及整个国家的比特币应用生态场景,旨在为用户提供及时性,几乎无交易费用的比特币钱包功能。

政府也在大力推广Chivo钱包。萨尔瓦多总统在社交媒体以及电视广播里大肆宣传,甚至手把手教民众如何使用Chivo。去年9月,政府计划花费逾2.25亿美元推广它,其中包括向每个用户的账户中发放价值30美元的比特币,激励消费。在这位总统设想的美丽新世界中,在萨尔瓦多,比特币将可以购买任何东西——从路边摊的炸玉米到快餐店,从街头小饰品到房地产交易。

Bukele总统的长期愿景在于打造成为一个「比特币城」。除了将比特币合法化之外,该国还希望利用其地理环境优势——火山,来挖矿比特币。Bukele还在推特上发布了关于「比特币城」的比例模型,表示它将建立在火山脚下,用火山地热能源为巨大的比特币矿场供电。

萨尔瓦多的火山

去年10月,该政府曾表示,成功利用火山资源挖出0.00599179枚比特币。实际上,所谓火山能其实就是地热,萨尔瓦多本就有着“火山之国”的称号,该国1/4电力供应就来自地热。其优势在于廉价、清洁、可再生、零排放等。不过,冰岛地区的比特币挖矿从一开始就依赖火山能进行,这种方式并非全新独创。

为了发展“靠山吃山”的计划,该政府宣布计划在Liquid Network上发行10亿美元的、10年期的世界上首批比特币债券——“火山债券”,一半的收益将用于购买BTC并分红,另外5亿美元将投资于能源基础设施和比特币挖矿,「比特币城」正是从这后5亿美元的资金规划中而来,这座新城市几乎可以理解为萨尔瓦多对比特币挖矿行业的长期布局。

除此之外,Bukele还曾计划起草一项法案,凡向萨尔瓦多投资3枚比特币的外国移民,都可以获得该国的永居权。萨尔瓦多政府的法律顾问表示,政府将免除对外国投资者的比特币所得利润的征税。该政府认为这是一项有利于激励企业家和投资者进入该国的发展的举措。此外,在比特币相关法案中提到“国家需促进必要的培训和机制,使民众能够进入比特币交易系统”,通过普及加密知识以及提供各种教育,来促使比特币“平民化”。

林林总总的推广比特币的政策之外,政府更是亲自下场,成为了比特币的投资者。根据链捕手统计,截至目前,萨尔瓦多总统Nayib Bukele用国库资金分10次共购入2301枚比特币,平均购买价格为44880美元。

注:由于萨尔瓦多方面通常至宣布购买BTC的数量,因此均价与金额都依据发布时间的BTC价格预估。

自下而上的打击

这场迅猛而火热的国家级比特币实验,很快遇上冰冷的现实。比特币合法化提案通过后几个月,萨尔瓦多便爆发反比特币的抗议游行,抗议者烧毁了一个位于该国首都的比特币ATM机,机身被涂上了“反BTC”图案与标有“民主不可出售”的标语。

比特币钱包Chivo的使用率也并不高。虽然在上线两周内注册数量超过160万,app下载量瞬间飙升至各大应用商店首位。但其飙升的下载量,核心原因是价值30美元BTC的注册奖励。在这个人均GDP为4,131美元的中美洲国家,这是一笔可观的奖金。

之后,Chivo钱包使用方面的问题不断。由于其技术的不完善,一些用户在使用Chivo进行转账时,金额长时间未到账,但是其区块记录显示资金已被转出。这些用户丢失的资金从几十美元到上千美元不等。当用户向Chivo客户服务团队寻求帮助时,有时会得到无法处理,甚至不接收处理的通知。

最终,尽管许多萨尔瓦多人拥有可以上网的智能手机,但却只有不到60%的人下载了Chivo钱包。其中,不到40%的公民在领取注册奖励后仍继续使用该应用程序。

即便没有上面的技术性问题,日常使用比特币支付也并不容易。不是所有消费者及商家都接受这种方式,由于该国大部分人并不了解比特币,对它充满了不安和担心,所以直接选择拒收。相关数据显示,只有20%的公司表示接受比特币作为一种支付方式,其中大多数是为大型组织。在所有销售业中,只有5%是用比特币进行的,大多数交易在商户收到付款后直接转为美元。

最近的一项调查研究表明,在萨尔瓦多政府最初大力鼓励其公民开始使用这种新的金融体系之后,民众的热情和采用率一直都很低迷。大多数关键指标的采用率都在萎缩,而且几乎没有动力。其中,一家参与开发Chivo的公司称,“该应用程序每天只有6000到1.5万笔交易”,相对于萨尔瓦多430万的成年人口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数字。

比特币在萨尔瓦多推行困难的更深层原因,或许与该国社会、经济、文化的固有基础有关。萨尔瓦多地处“中美洲北三角”,所谓“中美三角洲”是指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这三个国家。这三个国家是整个西半球最贫穷、最暴力、黑帮最猖獗、难民问题最严重、政治最混乱的国家。其中的萨尔瓦多作为一个工业基础薄弱的农业国有九成的小农不能自给自足,所以这些人只能在依附大农场主的前提下被迫接受极低的工资。萨尔瓦多最富裕的14个寡头家族掌控着全国绝大部分土地资源和金融资源。

这个总人口不到700万的国家,每70人中就有一个黑帮成员。绑架勒索在这个国家几乎已成为一种大家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职业”:萨尔瓦多人每年要向黑帮支付7.56亿美元的保护费,仅这一项就占据了该国GDP的3%。而该国每年死于谋杀案的人口都不下1000人,2015年仅仅半年时间就有3400人死于谋杀,超过了同期处于战乱中的也门、阿富汗。该国最大的两个帮派MS-13和18街帮的成员数量总和超过7万人,几乎两倍于其国内军队数量,杀人命案在我们看来是极其严重的恶性事件,可在萨尔瓦多则更像是当地人的某种生活方式,每日都要面对。甚至因此还曾出现过,萨国人因为一整天都没有发生命案而狂欢庆祝的奇异场面。

贫穷与混乱的社会土壤,直接导致该国民众基础教育水平堪忧。其他国家本该坐在教室里学习知识的儿童和青年在萨尔瓦多已过早地踏入了暴力和犯罪的泥潭。2005年萨尔瓦多黑帮分子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9岁,而现在超过60%的帮派成员在15岁前就已加入。

而在加密行业内部,以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为代表的诸多人士也对该国采用比特币为法币持反对意见。Vitalik表示,“强制企业接受一种特定的加密货币与自由的理想是背道而驰的,而自由对于加密领域来说是如此重要。此外,这种将比特币推向萨尔瓦多数以百万计的用户而不进行先前教育的策略是不计后果的,有可能使许多无辜的人受到黑客攻击或欺骗。不加批判地赞扬Nayab Bukele的人真可耻(点名主要负责任的人:比特币的极端主义者真可耻)。”Vitalik还表示Nayab Bukele的这种行为违反了比特币的精神,最终而言只会让这位总统更加富有,属于投机行为。

加速恶化的债务危机

按照6月22日数据计算,萨尔瓦多持有的比特币资产当前的价值约为4659万美元,而该国自去年9月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以来,已为其国库投资比特币1.02亿美元。也就是说,萨尔瓦多持有的比特币资产现已亏损5741万美元。

萨尔瓦多的总统似乎也变得“低调”了。此前,几乎每次加密市场大跌,Nayib Bukele都会在推特表示逢低购入比特币,但在最近这轮大崩盘中,这位总统已经没有类似的表态。而曾经兴致勃勃计划发行的“火山债券”,本应在今年3月中旬推出,如今也已经杳无音信。

上图为萨尔瓦多总统今年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宣布购买比特币

萨尔瓦多财政部长Alejandro Zelaya表示,比特币亏损对国家财政状况构成极小的风险,并指出该数额不到政府预算的0.5%。

但这场激进的虚拟货币实验,对萨尔瓦多国家财政的影响,远不止于亏损5000多万美元那么简单。据相关分析称,萨尔瓦多的比特币“举措”已经影响到他们的外债偿还能力。自萨尔瓦多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已来,萨尔瓦多信用违约互换(CDS)的息差已上升逾20个百分点,意味着未来五年违约的可能性为87%。而萨尔瓦多在6月15日支付票面利息3825万美元,该债券的到期日期为2035年。也就是说,“梭哈”比特币亏损的资金,比该国需要偿还的主权债票面利息还高出2000多万美元。

今年以来,该国的债务价格在4月份暴跌15.1%,这种情况只有饱受战争蹂躏的乌克兰的债券才能超越这一跌势。至此,共下跌约18%,萨尔瓦多2032年到期的基准债券目前交易价格为面值的40%,收益率为24%,这一水平表明投资者正在为违约做准备。

萨尔瓦多今年共需支付债券持有人约3.82亿美元的利息,其中7月有1.83亿美元利息到期,是需要偿还金额最大的月份。萨尔瓦多面临的下一笔需支付本金的债券是在明年一月份到期,规模为8亿美元。这批债券的交易价格目前有22%的折价,这表明投资者对这笔债券能否得到兑现表示犹豫。这也是多数外媒所报道的,萨尔瓦多很有可能还不掉这笔债。

据萨尔瓦多央行此前透露,今年4月,该国共有34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政府计划通过比特币支持的债券筹集10亿美元。虽然这个计划充其量是非常规的,但一些投资者仍然希望它至少可以为政府金库带来一些现金。目前尚不清楚交易是否会通过。这种“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已经让其受到了来自国际各界的负面评价。

今年2月,惠誉已经下调了萨尔瓦多垃圾级别的主权债务评级,从“B-”降至“CCC”,理由是该国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带来了巨大风险。惠誉还表示,在明年1月到期的8亿美元全球债券到期之前,萨尔瓦多“对短期债务的依赖加剧,加大了融资风险”。此外,美国权威债券评级机构穆迪公司将萨尔瓦多的债务评级下调至CAA3,也就是“质量差,信用风险非常高,发生严重信用事件概率极高”。

根据标准普尔全球数据显示,投资者在未来五年内对萨尔瓦多主权违约的保险成本,触及2020年以来最高水平。

在萨尔瓦多信用评级下降之后,他们发行外债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假如未来不能通过发行新债来偿还旧债,就会出现主权债务违约,到时萨尔瓦多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甚至不排除国家破产的可能性。

此外,萨尔瓦多因采用比特币使得该国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多边贷方发生争执。充当最后贷款人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萨尔瓦多完全接纳比特币之后,就一直在敦促该国取消比特币法定货币地位,警告比特币使用在金融稳定等方面存在风险。该国财政部长Alejandro Zelaya去年曾表示,政府正在向IMF寻求13亿美元融资,但IMF建议萨尔瓦多必须放弃比特币作为法币的政策。一些执董对发行比特币支持的债券存在风险表示担忧。执董们认为萨尔瓦多有必要从今年开始进行财政整顿,恢复财政可持续性,使公共债务水平稳步下降。

IMF一直在警告的萨尔瓦多政府的原因,其中很大一部分不是因为比特币导致萨尔瓦多经济状况近一步走向“毁灭”,而是在该国的国情下,仍然不假思索的完全接纳比特币,会进一步促使其摔下悬崖。IMF预计,在现行政策下,到2025年,萨尔瓦多汇款和依赖外部融资经济体的经常帐户赤字将徘徊在20亿美元左右,到2026年,萨尔瓦多公共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将升至96%。截至本月初,萨尔瓦多的债务点对于美债的基数已经冲破 2,500 创纪录高位溢价基点。

写在最后

如今,萨尔瓦多这场国际级比特币实验已经过去一年。以一年为期观看这场实验,见到的是民众普遍性冷淡、抗拒,以及萨尔瓦多的国家财政陷入了更深的泥潭。但拉长周期看来,会意识到现在还无法得出确定性的结论。毕竟,这个国家的历史与现状相当复杂,而萨尔瓦多总统Nayib Bukele与他给这个陷入困境的国家开出的“药方”比特币也很年轻,他们现在仍然没有认输。  

本文链接:https://www.defidaonews.com/article/676025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