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
2022-08-04 14:42

解码新场景!元宇宙里如何把“气味”卖出去!丨《问Ta-王雷元宇宙时间》精华实录

8月3日,元宇宙直播访谈节目《问Ta-王雷元宇宙时间》迎来第四场直播对话,主持人是巴比特CEO、资深媒体人王雷,嘉宾是气味王国CEO黄剑炜。

在长达1个小时的对话中,话题涉及数字化的气味都有哪些应用场景?气味如何成为一种数字资产?元宇宙为什么必须要有气味,没有气味就不是真正的元宇宙?等等。

我们记录了部分精彩观点,以下是对话的精编版本。


王雷:你怎么会进入这一行?气味为什么能成为一种商业模式?


黄剑炜:

嗅觉是已经存在的商业模型,香水香氛有上百年历史,这几年增长还非常迅速。气味王国就基于嗅觉这个赛代,我们想做香水、香氛之外,没有人干过的事情,并且把数字化控制的程度提高,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蓝海。很幸运,我们接触到一些场景和服务客户,他们需要有“嗅觉”去给用户更好的感受和体验。


王雷:嗅觉是一个感官产业,你认为这个产业现在有多大?将来会有多大?


黄剑炜:

传统的香水、香氛在2021年的市场规模应该超过了500亿,正往千亿上靠。当然,我们做数字嗅觉和传统香水、香氛有明显区别。

数字嗅觉所带来的最大的改变是说气味可以通过互联网传输,嗅觉设备将来会和手机一样非常普及,甚至会出现带嗅觉功能的手机, 因而我想这也是过千亿的市场规模和价值。

今天的一些场景,原先可能只有两三千万市场,加入嗅觉后可以快速破圈,增加用户体验和可玩性,而原先一些只能在专业场所里体验的东西,通过数字嗅觉和设备现在也可以进入家庭,就会带来市场量级的提升。

PS:直播中播放了一条数字王国硬件产品的短片,文字内容如下:

“气味小播”是一款数字气味播放器,它的各种功能可能已经影响到了传统的香薰和香水市场,使用者,只需要在专属的小程序里,按自己的喜好调好味道再分享给朋友,对方一点开分享消息,香味就会从气味小播里飘出来。和传统香薰不同,一个小播同时拥有很多种气味,使用者自己就能调出任何想要的味道。气味王国的研发团队已经拥有140多项自主知识产权,整理出1300种气味。几年前他们就和国内电影院合作,观影的人只要租用小设备,就能闻到电影情节里的味道……


王雷:数字化的气味都有哪些应用场景?


黄剑炜:

数字嗅觉可以做气味的组合,能够实现和很多场景的匹配。

比如说和音乐匹配,我们可以实现音乐不同,设备播放的气味也不同。

比如和电影播放匹配,当影片播放到不同的场景、人物的动作,你会闻到有不同的气味。

“视听嗅”一体化,数字气味可以和原有的一些成熟产业相结合。接下来,可以实现数字嗅觉在互联网用户之间的交互。举个例子,在完成电商购物之前,你可以提前闻到商品的味道。另外,在微信上我给你发一个表情,比如玫瑰花、咖啡,只是张图片,但接下来你完全可以真的闻到这个味道。这是接下来数字嗅觉会进一步打开的领域。


王雷:您曾说“让气味搭载NFT技术成为数字资产,上传至区块链永久保存下来,可以用来进行交易,也能作为礼物送给别人。”气味成为数字资产,并可以交易或流通,这个听起来挺酷,麻烦再为我们解释一下。


黄剑炜:

不完全是讲数字资产,而一个知识产权。我们知道气味的底层都是一个配方,之前这是没有办法申请专利或者知识产权的,就好比可口可乐的配方一直是保密的,他没办法去申请专利,因为申请专利要公开。但区块链和数字加密技术兴起,我们可以把配方变成一串代码,然后拿去申请知识产权,申请配方权,我们实践下来这是走得通的。

那么,在Web3时代,每一个人做的每一个数字的配方都应该有三个属性:确权,可交易,配方可流转、流通。

今天,气味设备并没有像电视机一样普及,但我们把这些用来做气味确权的准备工作先做了,但并没有去做大量的宣传,还是希望等气味设备像电视机一样逐渐普及之后。有足够多的用户,然后他们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自己调配气味并形成数字资产。


王雷:C端的需求都有哪些?将来会超过B端吗?


黄剑炜:

在2019年我们光电影这块的营业额就到了3000万,然后忙着做全国影城的规模化,很可惜之后碰到了疫情。之前我们的客户一直是B段,今年,我们开始推出我们的C端产品,C端产品的目标是逐渐进入到家庭。

C端需求会更大。我们看到了几个场景。

首先是睡眠,传统的香薰疗法有两个点,一个是使用过程相对复杂,另外它不能给用户产生差异化的体验。我们的优势在于,第一气味是非侵入式的。第二是可以做气味调和,它不是一个固定气味。第三是可以根据睡眠的三个不同阶段做数字化控制。

其次是亲子互动娱乐。我们和其它的教育产品结合,让孩子去体验视觉、听觉之外的嗅觉。

然后是车载。我们看到,如果车内是单一气味,司机很快会适应,而在新的气味刺激下,司机驾驶反应的有效时间会缩短。所以气味不光是功能性,可以解决烟味、汗臭味,可以营造氛围,它还能提神醒脑,促进驾驶安全。

再往下,社交场景里也会出现一些需求。

我们现在也是不断让用户去了解我们正在做的这些产品,但C端的核心问题是价格,我们要把产品降低到几百元的价格单位,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不是去追求毛利空间和快速的资金回笼,而是更多让用户体验到我们的气味产品。


王雷:你认为气味在元宇宙当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黄剑炜:

我先说一句:如果元宇宙里没有气味,肯定不是真正的元宇宙。

我觉得,所有在做数字化的公司,其实都在元宇宙这条道路上狂奔,元宇宙一直有,之前叫数字化。元宇宙如果能迎来高速增长期,一定是各种信息高速数字化的增长期。而我们做气味数字化,本身就是在做元宇宙化的这个过程之中。

在元宇宙里,嗅觉会占据几个关键位置。

第一,分辨真假,元宇宙里闻得到和闻不到,你可以分辨真实性。

第二,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个美女走到你身边,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和闻不到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第三,商品端,很多商品需要气味去表达,新不新鲜,安不安全,好不好闻?气味是辅助,可以让消费者对商品有更深刻的印象。


王雷:刷抖音的时候可以闻到气味,在家里看电影时也能闻到气味,我们距离实现这样一种生活,还要多久?


黄剑炜:

我们有一个实现的路径。

我们自己有几个抖音账号,接下来的规划是做一些带气味属性的视频,那么用户在我们的账号看我们的视频时可以体验闻到气味。

我们正在策划一个独特的直播间,在抖音上开第一个气味主题的直播间,你可以和主播互动,你可以给主播发气味信息,主播能闻得到,主播也可以给你发气味信息,你也闻得到。这个模式我们自己跑通后,再逐步推动这件事情的发生。

面向C端用户还会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气味胶囊的丰富程度。我们今天的设备因为极简化了,它并不能把大量的基础胶囊都融到一个设备里去,它还是有局限性,不能还原所有味道,我们还需要有一些对应的胶囊,比如专属你的伴侣的气味。

人类能识别的气味种类大概在1万种,但生活当中常见的气味大概就300~500种,所以我们只要做到能识别其中常见的这部分,再通过基础的气味设备快速的复合实现,这个就是我们这个阶段的目标。

本文链接:https://www.defidaonews.com/article/676939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上一篇
下一篇